小猪唏哩呼噜的故事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花花怎样成了小猪的朋友
第二天,猪太太两片大耳朵上贴满了橡皮膏,一大清早儿就忙着翻箱倒柜。她想找出值钱的东西,都卖掉,好给猫先生买大虾、海参,凑四菜一汤。

小猪唏哩呼噜知道妈妈想干什么。他打算借这个机会跟花花见见面。

自从花花弄脏了猪太太的衣服,猪太太就认定花花是“野孩子”“小坏蛋”,不许儿子去找花花。花花呢,因为闯了祸,也不敢登门来找唏哩呼噜。

唏哩呼噜知道花花能钻进耗子洞,也不怕耗子,可是他不知道花花能不能打得过那两只好凶好凶的大耗子。不过他太想跟花花玩了,就对妈妈说:“我去找花花吧,花花不怕耗子!”

猪妈妈说:“找谁?找那个小坏蛋?你别给我添乱啦!”

唏哩呼噜说:“花花能钻进耗子洞,还说过‘咬耗子’。”

猪妈妈有些心动了:“耗子洞他倒是真能钻进去,可是……他说过‘咬耗子’?”

唏哩呼噜点点头:“说过。我去找他来,好吗?”

就算是再弄脏十件衣服,能咬上耗子一口,也值得!猪妈妈喊叫说:“好,让花花来!让他使劲咬那两只该死的耗子!把大耗子的耳朵都咬下来!”

小猪唏哩呼噜到树林里找花花。他不知道花花的家在哪儿,就找到自己掉帽子的地方,大声喊:“花花——花花——”

花花从草地上飞快地跑过来,像鱼在水里游泳。

花花快活地向小猪打招呼:“唏哩呼噜!你的腰带又断了呀?”

唏哩呼噜高兴极了:“没断,我想来找你玩,就跟我妈妈说,你敢咬耗子——我妈妈的耳朵又让耗子咬流血了,她想叫你去咬耗子!”

花花说:“好,那咱们走吧!”

唏哩呼噜说:“你不要去!”

花花有些紧张:“你妈妈要打我呀?”

稀哩呼噜说:“不是。两只耗子好大,好凶,你打不过的!咱们就在这儿玩吧!”

花花说:“回头再玩,先去教训教训他们。我也咬他们的耳朵,给你妈妈报仇!”

花花跟着唏哩呼噜到他家,看见猪太太正高举着竹竿站在桌子上。猪太太盯着耗子洞口,两腿发抖。一见到儿子和花花,她可怜巴巴地叫:“快,快救救我啦!耗子大白天也跑出来咬我的脚丫子!”

原来猪太太举着竿子是为了自卫。花花放心了,他说:“大耗子那么凶啊?让我去跟他们谈谈!”

花花“刺溜”一下子从洞口钻进去。 耗子洞里立刻传出“吱吱”的大叫声。唏哩呼噜担心地说:“打起来啦!”

可是声音很快就没有了。唏哩呼噜又高兴地说:“一定是花花胜利了! ”

那为什么花花老不出来?到底是花花咬死了耗子,还是两只耗子咬死了花花?

唏哩呼噜非常着急。又等了一会儿,他跑去问牛太太:“牛阿姨,您看见一条蛇从耗子洞里出来吗?”

牛太太说:“没看见。怎么会有蛇?‘耗子洞’嘛,总是耗子跑进跑出的!”

等了一整天,到天黑也没见花花出来。

猪太太和唏哩呼噜一直等了三天,完全绝望了。

小猪非常难过,他想,花花一定是被两只大耗子咬死了!

想不到在第四天早晨,花花突然出现,他很抱歉地说:“我想咬大耗子的耳朵,给猪阿姨出气,可是嘴巴张得太大,一不小心,把大耗子整个儿吞到肚子里去了。另外一只大耗子要逃走,我一着急,把他也吞下去了。我有个坏毛病,吃饱了就想睡觉。没想到这回睡了三天,真对不起,让你们着急啦!”

小猪真快活啊! 猪太太比她的儿子还要快活。她再也不说花花是“野孩子”“小坏蛋”,老是说花花好,好得不得了!

从这以后,花花成了唏哩呼噜的好朋友。唏哩呼噜可以随便去树林里找他玩儿;他也可以随时到唏哩呼噜的家里来玩儿。

猪太太下决心对待花花像对待儿子一样。可是日子长了没有耗子咬她的耳朵,她晒毛毯的时候,又开始拿花花当树枝用了。当树枝就当一当吧,谁让他是猪太太儿子的好朋友呢!不过,花花只要一听说要拿他当竹竿晾衣服, 就一溜烟地逃走。不为别的,他说:“我是怕把猪太太的衣服弄脏!”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唏哩呼噜想要一辆自行车

小猪唏哩呼噜看见小猴子皮皮在路上骑自行车,高兴地跑上去说:“皮皮,让我骑骑自行车,好吗? ”

小猴子皮皮下了自行车。小猪还当是小猴子要让他骑,可是皮皮两只手紧紧抓着车把,问他:“你不会骑,摔了怎么办? ”

小猪说:“我不怕!那一回跟你学爬树,我脑袋摔个大口子,都流血了。可是过了两天,大口子就长好啦,对吧? ”

皮皮说: “自行车摔个大口子可长不上!要是摔坏,你赔得起吗? ”

原来,小猴子是怕摔坏他的自行车。

看见小猪呆呆地发愣, 皮皮又说:“你别当是不可能!好比说你刚骑上,对面开来一辆大卡车,‘啪!’把我的自行车撞了个稀巴烂!那你怎么办?我倒没关系,我爸可不能答应,一定得让你赔一辆新的!”

皮皮又说了一声“拜拜”,用一个很漂亮的姿势跳上自行车,骑走了。

唏哩呼噜抓抓脑袋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车会摔坏呢?真的,要是对面来了一辆大卡车,我又不会让自行车拐弯儿……”

小猪觉得,他已经跟那辆大卡车撞上了,他飞到了卡车顶上,他的自行车“哗啦啦”变成好多碎片,前边那个轮子掉了,滚出去好远。

他一边迈步往前走,一边嘴里念叨着:“赔……赔……”忽然,他又高兴地一拍脑袋:“对呀!我就当是这回把他的自行车撞坏了,买一辆赔他。可是他的自行车撞坏了吗?没有!我根本就没撞坏他的自行车,对不对?哈,那这辆顶呱呱的新自行车就归我啦!”

唏哩呼噜蹦蹦跳跳地跑起来,快活地唱:

顶呱呱,归我啦!

顶呱呱,归我啦!

一辆崭新的自行车

归我啦,归我啦!

他又停下来,怔怔地说:“可是,赔他的那辆新自行车还没买……”

接着,他对自己说:“买一辆自行车很难吗?我看不算难!我已经会挣钱了,我给鸭太太当保镖,挣来一担子香蕉,我替山羊伯伯卖萝卜,挣来两个大‘心里美’, 我还替狐狸掌柜运垃圾,挣来了一个大鸡蛋——要是狐狸掌柜说话算话,那就不是鸡蛋,是一块特别贵、特别贵的大蛋糕!狐狸掌柜说,五块那种大蛋糕就能换一辆新自行车。运五次垃圾很难吗?我看不难!”

唏哩呼噜决定不向爸爸妈妈伸手,要凭自己的劳动挣辆自行车。

不过,他到底应该去找鸭太太, 问她要不要“保镖”,还是要到集市上找山羊伯伯,替他卖萝卜?再不,在镇上到处跑,看谁家的垃圾堆得比墙还高?他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对, 去找皮皮,皮皮的好主意可多啦!

小猪跑到小猴子皮皮家。

皮皮正起劲儿地擦他的自行车,把车擦得锃亮。他抬头看看小猪,愁眉苦脸地说:“真的,不是我不借。要是摔坏了,我爸爸非揍我不可! ”

小猪说:“不,不,不,我要自己买一辆,让你帮我出出主意……”

小猴子高兴起来。他鬼头鬼脑地朝他家的窗户瞧瞧,把小猪拉到大门外,压低声音说:“给你出个好主意吧!你爸不给买,你就闹,就这样子——”

皮皮一骨碌躺在地上,一边打滚儿一边朝空中蹬着两条腿,哭叫着:“我要买自行车!我要自行车!…… ”

他大概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站起来,紧张地侧着耳朵听了听,又神秘地说:“要是还不给买,你就不吃饭! ”

唏哩呼噜说:“不吃饭?那多饿呀!”

皮皮说:“傻瓜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厨房在哪儿!两顿不吃,你爸就给你买啦!”

唏哩呼噜说:“我不要靠爸爸妈妈, 我现在自己会挣钱了。乡下的心里美萝卜很便宜,跑得越远越便宜。 我跑得远远的,用担子担回来……”

皮皮说:“卖萝卜才能挣几个钱?不如卖水果:香蕉、苹果、大鸭梨,多棒!卖水果,可赚钱啦!”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大老虎劫路

小猪听了鸭太太的话,转身就往外面跑。他要到牛先生的家去借扁担。

到了牛先生家,小猪说:“牛先生,我想用用您的扁担,可以吗?”

牛先生说:“没问题,没问题!可是对不起,扁担我等会儿挑水还要用,但是这会儿我正忙着,没时间挑水呀!要不,这么着吧,你替我把水缸挑满,再拿走扁担。”

小猪很高兴,他决定帮牛先生挑水。因为小猪很着急,他不想让鸭太太再等太长时间了。

没想到,牛先生的水缸里连一滴水也没有。那口水缸还好大好大,小猪要搬来梯子,才能把水桶提上去。

小猪迅速挑起水来,可是这对小猪来说实在有点困难。等到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大水缸装满水时,天都黑了。

小猪连忙拿着扁担跑到鸭太太家去,告诉鸭太太,明天一清早就出发。

听小猪这么一说,鸭太太发脾气了:“呀、呀、呀!早知道这样,我就自己去送鸭蛋了!我家开的是鲜蛋公司,可不是臭蛋公司!你要是真像你妈妈说的那么勇敢,就今天晚上动身!”

唏哩呼噜很愧疚,觉得很对不起鸭太太,便赶紧答应了,说:“好吧,我现在就出发。”

他把 500 个鸭蛋分装在两个箩筐里,挑起担子就走了出去。

起初,小猪走得很起劲儿。可是出了镇子以后,他才觉得自己只是孤单单一个,心里害怕起来。

没有月亮,野外一片漆黑。天空中倒是有几颗星星,但都是绿色的,像大狼的眼睛,使劲儿地盯着他。

“真黑呀!”小猪心里想,“这是什么东西沙沙响,是不是强盗正盯在我的后头?”

他又想:“我为什么骗妈妈,说我在门口玩一会儿?要是妈妈跟我一起走,我就不会这么害怕了。我跟妈妈一边走路一边说话,多么好!”

唏哩呼噜是头聪明的小猪。他一下子就想出了个好办法:对啦,我就学妈妈的样子,让妈妈跟我说话嘛!

他立刻就学着妈妈的声音说:“我说小唏哩呼噜,你路上可一定要当心哪!”

接着,他自己回答“妈妈”说:“妈妈,你就放心吧!我连大狼和月牙熊都不怕,还怕谁呀?”

“哎哟,孩子啊,你可别这么说。去城里的路上,有只大老虎,可凶啦!他要是朝你扑上来,你可千万丢下东西就跑。不然他生了气,抢走东西不算,还要连你也一起吞下去!”

小猪学到这儿,连忙回过头去看。他觉得大老虎真跟在他背后,就要扑上来了。

身后黑漆漆一片,小猪什么都看不清。

他正紧张,又听见路旁的树林里响起怪声。那有些像地上的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,“嘎巴巴,嘎巴巴”。声音虽然很轻,可是让他脖梗儿发凉,汗毛直竖。

“不行!”小猪心里想,“不能装成妈妈跟我讲话。妈妈胆子小,光会吓唬人,越跟她说话越害怕……我还是跟爸爸说话吧!”

这天夜里,大老虎还真出来了。唏哩呼噜听到的“嘎巴巴、嘎巴巴”,就是大老虎在走路。大老虎身体很重,脚步尽量放松,还是踩断了地上的枯树枝。

大老虎就躲在路旁的树林里,手里提着一根大木棒。一听见远处有谁走过来,他就竖起两只耳朵听。

大老虎听见一个娃娃跟自己的妈妈边说话边走过来,还听到他们提到了自己。

大老虎心想:“啊哈——好生意来啦!他们怕我,这太好了。等他们走近了,我就跳出去。最好他们丢下东西就跑。要是不跑,我就给他们一闷棍!”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全都吓跑了

后来,草不响了,一个又粗又哑的声音说:“哼,小猪有什么好吃的?臭八哥更不好吃,没多少肉,还要拔毛儿,麻烦死啦!这地方有这么多红彤彤的果子,吃这个多好,还可以减肥!”

接下来,他们听见树给摇得呼呼响,跟刮起一阵大风似的。四周还响起一片“噼噼啪啪”的声音,好像落冰雹一样。有一颗果子飞过来,敲到小猪的鼻子上,疼得他差点儿叫出声来。

月牙熊先生拾起一个果子,塞进大嘴巴里。他嚼了两口,都吐了出来:“呸、呸、呸!真难吃,又酸又苦,还有点儿涩!我还是去找点儿可口的吧……”

停了一下,他又说:“哦,这地方好像离大狼先生的家不远了嘛!他家那三个小崽子一定长大了不少……”

月牙熊先生说着,“咕噜”一声,咽了一大口口水。

“大狼先生不像他太太那么凶,幸好那女人死了。可是大狼那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支枪,我一到他家门口,他就拿那玩意儿对着我,真讨厌!他倒是老爱带上那玩意儿到处跑,说不定现在没在家。对,我去瞧瞧!他的小崽子虽说不像小猪那么肥,可是肉一定很嫩,还是整整三只……”

又是“嚓、嚓、嚓”一阵草响,响声越来越远了。

小猪说:“呀,原来那三个小家伙就是大狼先生的孩子,我早该想到的!”

八哥小姐说:“那三个孩子好可怜。半个月前月牙熊先生闯到他们家,正好大狼先生出去找吃的。狼太太为保护孩子跟熊先生拼命,被咬死了。可是月牙熊先生也受了伤。”

小猪着急地说: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

八哥小姐说:“还是用老办法:我假装飞不起来了,一步一步地把他引开。”

小猪说:“要是这回他不相信了,怎么办?那就太危险了,我瞧着都害怕!”

唏哩呼噜朝四下里看看,忽然说:“这地方我好像来过……对啦!现在有办法了,你等着!”

小猪紧跑了几步,钻进前边的一片灌木丛里。他很快又钻出来,手拖着一条枪。

八哥小姐吓了一跳:“哎哟,这好像是大狼先生那件东西!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小猪说:“等等再告诉你。你比我速度快,你快飞,让那三个小家伙把门和窗户都紧紧关起来!”

说完,他抱起枪就跑。

唏哩呼噜赶到大狼先生家附近,发现木板小屋的门窗都关得严严的,月牙熊先生正“砰砰”地用力捶门。八哥小姐站在小屋前的一棵树上,拼命叫:“老熊要吃你们,千万别开门!你们的爸爸马上就回来啦,‘砰’一下就把老熊的屁股打一个大洞!”

月牙熊先生气得要命。他转身跑到八哥小姐那里,使劲摇树,八哥小姐站不住,又飞到另一棵树上,还是大声叫着。

月牙熊气冲冲地跑回去,用力往木板小屋上一撞。门“哗啦啦”地倒进去,月牙熊也跟着撞到了屋里。里头发出尖声哭叫:“爸爸快来!”“爸爸!爸爸!”

唏哩呼噜顾不上害怕,眼睛一闭,钩动了扳机。

紧接着,发出了一声巨响:砰!

这一声枪响好吓人!八哥小姐从树上飞起,直冲向天空。小猪自己也吓得把枪丢在地上。

最害怕的还是月牙熊先生。他断定是大狼先生回来了,正用枪朝他射击。小猪那一枪是朝天打的,他却觉得已经打在了自己身上。

为了不挨第二枪,月牙熊连门也不敢出,把木板小屋的墙壁撞了个大洞,一溜烟从屋后头逃走了。

八哥小姐落到一棵大树顶上张望,看月牙熊先生会不会再回来。唏哩呼噜拿起枪,急忙跑进屋里去。

进屋后,小猪发现三个小家伙都平安无事。他们快活得要命,要小猪留下来跟他们玩儿。一个小家伙还说:“爸爸说,到镇上去,一定给我们带回来好吃的!你救了我们,我爸准分给你好多好多!”

另一个小家伙说:“爸爸说,是好肥好肥的小羊羔!”

第三个说:“不对,爸爸说,是一只大肥猪!”

唏哩呼噜吓得心“咚咚”直跳。他说:“好好好,我一定留下来吃好东西。不过,我得先去一趟厕所……”

小猪跑到外边,刚好看见八哥小姐从大树上飞下来,慌慌张张地对八哥小姐说:“唏哩呼噜,大狼先生回来啦!”

唏哩呼噜叫了一声:“我可不想见着他!”

八哥小姐飞上天空,给小猪指引回镇子的路。

小猪唏哩呼噜在地上拼命跑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三个小家伙
看到小猪生气了,三个小家伙吓得退回去,又挤成一团,可怜巴巴地叫嚷:

“饿呀!”

“我要吃东西!”

“饿死啦!”

唏哩呼噜一拍脑门儿说:“噢,我明白了!”

他对他们说:“你们是要吃虫子,对不对?你们看我的小尾巴像虫子,对不对?早说呀!好、好、好,你们等着!”

小猪跑到外边去,找到一个又低又湿的地方,使劲用嘴巴拱起来。他拱出好几根又粗又长的蚯蚓来,拿给三个小东西。

那三个小东西立刻扑上去,有一个叼起一条蚯蚓就跑,另外两个赶紧追上去抢。小猪笑着说:“你们别抢他的,这里还有好多呢!”

三个小家伙很快就把小猪掘出的大蚯蚓都吃光了。他们舔着嘴巴叫:“还要吃!还要吃!”

唏哩呼噜一听,连忙第二次跑出去掘蚯蚓。他总共掘了三次,到底让那三个小家伙都吃饱了肚子。

这下子他们都变得快快活活了,三个一起打打闹闹,你揪我的耳朵,我扯你的腿。他们还时而跑上来跟小猪瞎胡闹,咬他的鼻子一口就跑,还把他扑个仰面朝天。可是现在他们都咬得很轻,一点儿也不疼,只是很痒痒。小猪嘻嘻哈哈笑着,也追上去咬他们。

闹了一阵子,唏哩呼噜说:“你们倒是吃饱了,我可是还饿着。别跟我瞎捣乱了,我该吃饭啦!”

他就去啃那块样子怪怪的白薯。

没想到他刚刚咬住那块长角怪白薯,就听见头顶上叫:“你好你好!再见再见!”

小猪抬头看,是八哥小姐从敞开的屋门飞进来。她一落下,就拼命啄那块怪白薯。小猪乐了,说:“还是有喜欢吃这东西的嘛……好,祝你好胃口!”

八哥小姐一边“你好、再见”地答应着,一边猛啄一气。

直到把那块怪白薯吃光,八哥小姐才停下来。她用翅膀抹抹嘴巴,说道:“谢谢你啦,唏哩呼噜先生!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!”

小猪吃了一惊。他怔了半天才说:“原……原来,你会说话!”

八哥小姐快活地说:“看样子我真会说话啦!这都是因为吃了你的‘一吃就想起来薯’!我本来会说话的。有一天我被人家抓去了,他们把我拴在一个架子上,有客人来,让我说‘你好’,客人走的时候,让我说‘再见’。我对他们说,我是一只自由的鸟儿,我们的鸟儿天性就是爱自由。你们把我用一根铁链子锁起来,还逼我说我不喜欢说的话,这不太合适吧?他们就不高兴了,还嫌我啰唆!从那以后,只要我说的不是‘你好’‘再见’,他们就冲我叫:‘讨厌!以后再整天哇啦哇啦地瞎说,就不给你开饭!’

“就这么着,我天天说‘你好’‘再见’,把别的话全忘了!后来,我每天偷偷地啄那条小铁链子,啄呀,啄呀,到底把那条链子啄断了……

“逃出来以后,我差不多成了一个哑巴。人家告诉我,有一种草药,样子很怪,像长着许多犄角的白薯。这种药叫‘一吃就想起来薯’,特别管用。可是这种药很少见,还埋在深深的泥土里,所以我找了好久好久找不到。刚才看见你吃的,好像正是这种药。我告诉你,你又听不懂,我一着急,就抢着下嘴了,真对不起!”

小猪高兴地说:“这可太好啦!我真想听你说话,真不明白你说‘你好、再见’是什么意思。我反正也用不着什么药!”

八哥小姐说:“可是看样子你的肚子很饿。没关系,那边有一棵大树,结满了通红的果子。走,我摘给你吃!”

他们走出木板小屋,八哥小姐飞起来,给唏哩呼噜引路。

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棵大果树。八哥小姐在树顶上摘最大最红的果子扔给小猪,小猪接到一个吃一个。“嘎巴嘎巴”,不大工夫,小猪的肚子就鼓起来了。他在树下喊:“够了够了,我吃饱啦!”

八哥小姐却像给人家一枪打中似的,从树上笔直地掉下来。她坠到地面才突然展开翅膀,轻轻着地,悄声对小猪说:“别出声儿,我看见月牙熊先生从远处走来了……”

他们俩立刻钻进深深的草丛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
他们听见“嚓、嚓、嚓”一阵草响,声音越来越近。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花花怎样当竹竿

花花觉得很奇怪,问:“什么?耗子竟敢咬你妈妈?”

“就是嘛!”

“你妈妈怎么不咬耗子?”

“咬耗子?我妈妈咬耗子?”唏哩呼噜哈哈大笑起来。

花花不明白小猪为什么笑。

他看见小猪笑得那么开心,也跟着笑,还告诉小猪:“我是说,先咬紧耗子,再把他吞下去。”

小猪笑得更厉害了:“哈哈哈哈……我妈把耗子吞下去……哈哈哈哈!”

他们正嘻嘻哈哈闹成一团,猪太太在院子里喊:“别闹了,快来帮帮忙!”

猪太太正在晾刚刚洗好的衣服。她说:“瞧,三根竹竿都挂满了,还剩下两件衣服!你们谁替我当一会儿竹竿?”

唏哩呼噜长得圆滚滚的,当大皮球还差不多,所以猪太太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盯着花花。

花花可以把身体挺得笔直。不过,那很费力气,要挺到衣服晾干,怕是办不到。他睁着又黑又亮的两颗小眼珠儿看着猪太太,显得十分为难。

猪太太不高兴地说:“哼,我就说你不行嘛!”

花花连忙说:“行,行,我行!”

他努力挺直身体,真像一根竹竿。猪太太把两件湿衣服挂在他身上,还把他横搭在晾衣架上。

猪太太刚刚走开,花花就累得浑身发抖了。

他问小猪:“衣服干了没有?”

小猪看了看,说:“没干,还往下滴水呢!”

过了不一会儿,花花又问:“唏哩呼噜,衣服现在干了吗?”

唏哩呼噜说:“没干。你好累好累吧?”

花花说:“好累好累!”

唏哩呼噜说:“那你就快下来吧!”

花花说:“不行。一下来,衣服就会掉在地上,就脏啦!”

唏哩呼噜说:“没关系的,快下来!”

花花喊:“哎哟,我挺不住了!快去叫你妈妈,把衣服拿下去……”

小猪跑去叫妈妈的工夫,花花的力气就用光了,全身变得软塌塌的,“啪叽!”从架子上掉了下来。

花花摔得很疼,两件湿衣服也掉在了地上。

猪太太一边跑,一边生气地哇哇叫道:“好哇,你这个小坏蛋,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!”

唏哩呼噜朝他喊:“花花,快跑!”

花花吓得“噌”一下蹿到草地,一溜烟儿地逃走了。

这天晚上,猪太太家的耗子洞里住着的两只大耗子回到了洞里。

耗子老二说:“呀,我的红皮球不见了!”

耗子老大说:“红皮球怎么是你的?那是我的!”

耗子老二说:“明明是我抱进洞里来的嘛!”

耗子老大说:“要不是我叼着你的尾巴,把你拖进洞里来,你抱着大皮球怎么走路?”

耗子老二一想,反正红皮球也没了,用不着再争吵了。他就说:“行啊,红皮球归你啦!”

耗子老大这才想起,红皮球已经不见了。他恨恨地说:“红皮球一定是猪太太趁咱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走的。今天夜里,咱们还去咬她的耳朵!”

耗子老二说:“对!这回干脆咬下来,用盐腌了,留着冬天吃!”

耗子老大说:“耳朵是我的!因为是我想出来去咬她的耳朵的。”

耗子老二不服气:“可是你没想出来咬掉,也没想出来用盐腌!”

耗子老大说:“要不是我想出来去咬,你能想出来用盐腌吗?”

耗子老二想了想说:“没关系,猪太太有两只耳朵。这回都咬下来,你一只,我一只!”

耗子老大说:“我要大的!”

耗子老二一想,两只耳朵都是猪太太的,还有什么大小?他就很大方地说:“行,你先挑,剩下的那一只归我!”

猪太太不知道两只大耗子正在盘算她的耳朵。不过,白天收拾东西的时候,她刚好把孩子们用过的摇篮从木板棚里搬出来,刷洗干净了。猪太太说:“真怪,怎么大耗子不咬我的孩子们,也不咬我的先生,单咬我呢?一定是因为我的耳朵最大、最肥!这回我把摇篮吊得高高的,睡在里边,看大耗子还怎么咬!”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小猪的生日礼物

早晨,小猪唏哩呼噜撕下一页日历,说:“呀!七月八号,这是一个好日子!好像是谁过生日嘛……”

可是,到底是谁过生日呢?

唏哩呼噜想了一会儿,高兴地说:“对啦,是妈妈过生日!爸爸过生日,妈妈给他买了一顶皮帽子;妈妈过生日,爸爸给她买了一个大西瓜。买西瓜,当然是夏天。现在就是夏天,当然是妈妈过生日!”

唏哩呼噜过生日的时候,妈妈给他买了一个大蛋糕。现在,唏哩呼噜已经长大了,妈妈过生日,他也应该给妈妈买点儿什么当礼物。

“我把礼物摆在桌上,等妈妈回来一看,哇!谁送我的礼物哇?是小唏哩呼噜?真的呀?啊,我的小儿子真长大了,还想着妈妈的生日!”小猪美滋滋地想着,越想越快活。

但他忽然不快活了。因为他没有钱,怎么买礼物呢?

小猪想了想说:“我会干活儿了,我去干一天活儿,到晚上,用挣来的钱给妈妈买回好多好吃的!”

小猪背上一个兜子,就跑到集市上去了。

他看见一位山羊伯伯面前摆着一副扁担,两个大筐里都装着圆圆的绿萝卜。山羊伯伯正在吆喝:“又甜又脆的心里美!一块钱两个,不好吃不要钱!”唏哩呼噜也会挑担子。他走上去问:“山羊伯伯,我帮您挑担子吧! 我很有力气,帮您挑回家去,您给我一个心里美萝卜就行了!”老山羊说:“去去去,别处玩儿去!我刚费好大劲儿挑来的,干嘛又挑回去?我疯啦?”

唏哩呼噜只好走开。他才走出去几步,山羊伯伯又把他叫了回去,对他说:“对了,你帮我看一会儿摊子吧,我得去方便方便!你好好等着,回来后我的萝卜若是一个也没丢,我就送给你一个。”唏哩呼噜不明白“方便方便”是干什么,不过,看山羊伯伯的样子,肯定是件急事。唏哩呼噜立刻答应了。

山羊伯伯一走,唏哩呼噜就学着山羊伯伯的样子吆喝起来:“又甜又脆的心里美!一块钱两个,不好吃不要钱!”有两位顾客来买萝卜,一共买走了十个。

山羊伯伯回来后,小猪把五块钱交到他手里。老山羊喜出望外地说:“怎么?还替我卖了萝卜?我看出来你是个老实的孩子,可没想到你还这么能干!”

老山羊一高兴,给了小猪两个“心里美”。 唏哩呼噜欢欢喜喜地把萝卜装进背兜里,向山羊伯伯道了谢。绿皮儿红瓤儿,又这么大,还是两个,他已经有一件不错的礼物啦!

天还早,小猪希望妈妈更高兴,就满怀信心地继续往前走,想再为妈妈挣得一件礼物。

小猪看见一家点心铺,里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。狐狸掌柜正坐在柜台里看报纸,小猪走上去打招呼说:“早上好哇,狐狸先生!您要不要去方便方便?” 狐狸先生笑了笑,说:“想趁我出去的时候,偷吃我的糕点吧?”小猪说:“不是。我想替您照看铺子,挣一点儿钱。您应该吆喝,别人听见了,就会来买您的点心了!”狐狸掌柜说:“这主意不错。不过,看你傻乎乎的样子,当店员怕是不行吧。这么着吧,我后院儿里有一点儿垃圾,你可以替我倒出去,再把院子打扫干净。要是你干得好,我就送给你一块儿大蛋糕!”唏哩呼噜指着一块有“生日快乐”几个字的漂亮大蛋糕说:“就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狐狸掌柜点着头说:“对,就是这样的!”小猪高兴极了,这礼物可太棒啦!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上课非常好玩

哇呜老师的屋子很小,十几个学生就挤得满满的。上课的时候,随便你坐在哪儿。学生有的坐在桌子上,有的坐在床上,有的坐在地板上。小猴子安安干脆骑在灯罩上,把书包往电线上一拴,两条腿荡来荡去的。小猪唏哩呼噜看见小狐狸丁丁的身旁有个空隙,就挤着坐下来。

讲台是摞起来的两个破木箱,黑板也是大狼先生自已动手做出来的——用锅底灰掺上胶水往粉墙上一涂,四四方方,远远看去,跟挂着一块真黑板似的。

哇呜老师看看手表,就举起一个大铃铛,使劲摇起来,还喊着:“上课啦!上课啦!”

头一堂是语文课,哇呜老师刚一开讲,小花猫咪咪就拼命叫起来:“老师,他抢我的蝴蝶结!”

小猪看得很清楚,是小猴子安安趁着老师转身写字,把尾巴缠在吊灯上打了个秋千,一把抓走了咪咪头顶上的蝴蝶结。

哇呜老师说:“把蝴蝶结还给她,安安,不可以欺负女孩子的!”

小猪看见安安把蝴蝶结丢下来,刚松了一口气,忽然觉得自己的一只耳朵像是给大马蜂叮了一口。他忍不住“吱儿吱儿”地叫出声来。哇呜老师问:“唏哩呼噜,怎么啦?”

小猪指着小狐狸丁丁说:“他使劲咬我耳朵一口,好疼!”

哇呜老师说:“丁丁,不许欺负新同学!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坐在床上的熊崽子又哼哼唧唧地说起来。哇呜老师问:“黑黑,你嘟嘟囔囔讲什么呢?”

熊崽子说:“我说老师的床……一点儿都不好,净是水……”

净是水?

哇呜老师挤过去看,床上果真湿了一大片。他抬头看看,天棚上虽然垂下一片纸,却并不滴水。那是上回下雨,房顶漏水弄坏的。现在外边是大晴天,房顶怎么会漏雨呢!

他又扭头看看小柜子。小柜子上给学生预备的水杯也都好好儿地摆在那儿,一个都不少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哇呜老师问坐在床上的羊羔兄弟,“是不是你们又带来了可口可乐?拿出来!”

羊羔哥哥张张嘴巴没说话。羊羔弟弟胆怯地看了熊崽子一眼,低声说:“我们没带可乐。是黑黑撒尿了……”

满屋的学生一齐哈哈笑起来, 原来床上那“水”是小熊自己弄的!小狐狸丁丁带头儿起哄,一边怪叫,一边双手拍桌子、两脚跺地板。小猴子把两个指头塞进嘴里,冲着下面拼命吹口哨。这一通闹,差点儿把房顶掀起来!

唏哩呼噜觉得非常开心,也跟着大家乱叫一气。原来,上课这么好玩儿!

等孩子们闹够了,哇呜老师对熊崽子黑黑说:“以后不要再这么干啦!你看,褥子都湿透了,晚上老师还怎么睡觉?要想撒尿,你就举起手来,说‘老师我要撒尿’……”

他刚说到这儿,吊灯上的安安就举起手来喊:“老师,我要撒尿!”

接下来,屋子里举起一片蹄子、爪子,大伙儿都叫:“老师,我也要撒尿!”

哇呜老师没办法,行啊,也正好趁这工夫,把床单和褥子都掀下来,拿到院子里去晾晒。他就说:“好,都去吧!”

在院子里,哇呜老师一边往绳子上挂床单、褥子什么的,一边东张西望,不停地叫喊:“别往院子外头跑——说你哪,你给我回来!喂,安安,你爬树干什么?厕所又不在树上!嘿,小汪汪,你怎么往我的饭锅里尿啊?……”

好不容易把学生一个一个地都弄回来,哇呜老师满头大汗地开始讲课。他刚刚说了两句,小猪唏哩呼噜就趴在地板上睡着了,他打呼噜的声音很响,逗得大家哈哈笑。哇呜老师向学生们解释:“别乐!他们猪家的人原本觉就多,这孩子小,又是头一天上学。让他睡一会儿吧,你们就当没听见!”

可是小猪的呼噜越打越响,压倒了老师讲课的声音,大家不笑也没用。哇呜老师只好拿来一张报纸,把小猪的头蒙起来,指望这样能让声音小点儿。没想到小猪打个呼噜,报纸就一鼓。三鼓两鼓的,报纸让他吹得飞上半空。

哇呜老师怔了一下,又取来洗脸盆,扣在小猪头上。可是这回更麻烦了,呼噜响声一下子扩大了好几倍,原先是:

呼噜!呼噜!

现在变成了:

轰——隆!轰——隆!

四面墙壁震动,棚顶上“唰唰”地往下掉土。大伙儿也顾不上笑了,都把耳朵使劲捂住。

幸好下课的时间到了。哇呜老师看看手表,举起大铃铛,使劲摇起来。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唏哩呼噜开设”技术咨询所“
这回听到了狐狸掌柜的声音:“还有一条,就是要放一些黄颜料。想靠放鸡蛋把面粉变黄,那得多少鸡蛋哪!你可以一个鸡蛋也不放,只放黄颜料。点心做出来,顾客看看,跟放了鸡蛋一样!你还应该放一点儿鸡蛋皮,那东西一分钱不用花,垃圾箱里面有的是!要是顾客掰开蛋糕,看见鸡蛋皮,准以为是你放了鸡蛋!”

另一个声音说:“啊,您的这些办法太妙啦!”

小猪又趴在玻璃上往里看。里边,两个家伙站了起来,向狐狸掌柜含笑点头,其中一个打开自己手里的皮包,拿出一大沓钞票给狐狸掌柜。

小猪连忙走开。

走了一段路,小猪站住,一拍自己的脑袋说:“对呀,我也可以开个‘咨询所’嘛!现在我的腿这样子,谁会找我当保姆呀?坐在那里说话,可容易得很!”

小猪一路走,一路兴致勃勃地唠叨:“我要开一个‘卖东西技术咨询所’。我替山羊老伯卖过萝卜,这回又卖了橘子。我可以告诉大家,到水果批发站买橘子的时候,千万别忘了给猩猩经理带‘红塔山’香烟,那东西叫‘意思’。不然你就得给马太太镶牙,给象博士干三个月的活儿……”

小猪唏哩呼噜一回到家,就弄了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

唏哩呼噜卖东西技术咨询所

告诉你做买卖的宝贵经验!

绝不出欺骗顾客的坏主意!

小猪把大牌子立在门口,又在旁边摆了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,一把椅子自己坐,另一把是专为顾客准备的。

他坐下来,开始东张西望。

还真有顾客来了!

这是他的街坊鸭太太。

鸭太太愁眉苦脸,一坐下来就叹气:“唉,唏哩呼噜,我家开的那个‘鲜蛋公司’,一直赔钱!我只好来找你啦,你是肚子里真有什么好主意,还是坐在这儿蒙人呢?”

唏哩呼噜说:“不蒙人。我现在就给您出个好主意!我妈妈常让我去买蛋,我就发现咸蛋比鲜蛋卖得多。我建议您把‘鲜蛋公司’改成‘咸蛋公司’,这样,准赚钱!”

鸭太太说:“真的呀?我有点儿不信!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鸭太太很不好意思,脸一下子红了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鸭蛋弄成咸的……”

唏哩呼噜说:“这好办,我教您!我保证您能扭亏为盈,赚大钱!”

鸭太太说:“那可太好了!要是真赚了钱,我分一半给你!你快教我怎么把鸭蛋弄咸吧……”

唏哩呼噜说:“方法很简单:您让您公司的那几百位鸭太太都吃盐,每位太太每天晚饭前服用100克,白开水送下。这样,她们生的蛋,就是咸的了!”

鸭太太半信半疑:“要是公司还赔钱,怎么办?”

小猪说:“那好办,咱们签订个合同……”

学着象博士的办法,小猪唏哩呼噜也写了一张“合同书”:

合同书

一、要是“鲜蛋公司”采用小猪唏哩呼噜的办法赚了钱,就把赚的钱分出一半,给“唏哩呼噜卖东西技术咨询所”;

二、要是采用小猪唏哩呼噜的办法还是赔钱,小猪就给鸭太太家干三个月的活儿,保证努力干。

立合同人:鸭太太 小猪唏哩呼噜

小猪和鸭太太都在上面签了字。

鸭太太和她的姐妹们每天吃100克盐,把嗓子都吃哑了,叫出来的声音非常难听。可是她们都生出咸蛋来,公司一下子赚了好多好多钱。

鸭太太高高兴兴地给小猪唏哩呼噜送来酬金。

小猪拿到了钱,立刻跑到百货公司,买了一辆特别漂亮的自行车。

他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去找小猴子皮皮,快活地说:“走,咱们一起出去玩儿!”

皮皮冲着他比比画画地说:“咝咝,呼呼呼,发夫发夫!”

小猪呆愣愣地看着皮皮。皮皮说些什么呀?小猪一点儿也听不明白。

皮皮的妈妈走出来,愁眉苦脸地告诉小猪:“他是说,他的自行车坏了,还没修理。”

皮皮在一旁连连点头,表示妈妈说得对。

小猪问皮皮:“你怎么这样子说话呀?”

皮皮说:“发夫发夫,咝咝咝,呼呼呼!”

猴子太太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可怜的孩子,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,一下子,满嘴的牙都掉光了,说话冒风……”

皮皮又在一旁连连点头,表示他并不是不会说话,只不过是“说话冒风”。

小猪不知道皮皮吃了他的橘子。你想想啊,马太太吃了一个,就酸掉了所有的牙,皮皮倒一口气吃了四个!

《小猪唏哩呼噜》| 小猪怎样认识了一条蛇

这一天,小鹿叮铃采了许多野果子,请小猪唏哩呼噜到家里吃午餐。叮铃知道唏哩呼噜喜欢痛痛快快地吃,她就把草莓、鲜蘑菇、核桃仁、山梨和野葡萄什么的,都放在锅里煮烂,装在一个大盆里端上桌子。她自己只盛了一小碗。

小猪吃得非常快活,就像在家里那样,“唏哩呼噜、唏哩呼噜”,把一大盆好吃的果粥全都吃光了。反正叮铃是他的好朋友,不会笑话他。

回家的路上,一阵风把唏哩呼噜的帽子吹掉了。

唏哩呼噜站在那儿,看着自己的帽子发呆。

然后对自己说:“你应该把帽子捡起来。要是就这么回去,妈妈准得骂:‘怎么回事?帽子呢?马马虎虎,稀里糊涂!上回丢了手套,这回又丢了帽子。你当那些是天上掉下来的呀?告诉你,都是花钱买来的!’ 她还要说呀说呀,一连说好几天。我可不乐意让妈妈骂!”

可是,唏哩呼噜不去捡帽子,又站在那儿说:“妈妈才稀里糊涂。其实,帽子根本就不是‘马马虎虎’,是让风刮掉了。我当然知道帽子是买来的,可是,可是……”

小猪“可是”了好半天,也没讲出什么来。还是我们替他讲了吧:可是他的肚子吃得太饱了,圆鼓鼓的,像个大皮球。他根本就弯不下腰去!

要是再刮一阵风,把帽子刮起来,恰巧落在他脑袋上,那就好了。

可惜小猪站了好半天,帽子也没刮起来。他只好下决心自己捡。

小猪喊:“一——二——三!”

喊到“三”的时候,他用尽全身的力气,把腰弯下去。

这么猛地一弯,他觉得肚皮很疼,接着就听见“嘣”的一声响。 倒不是肚皮裂开了,而是腰带断了。腰带一断,他的裤子就滑了下去。帽子是捡起来了,可是裤子一直褪到了地上。

小猪急忙又困难地弯下腰去,把裤子提起来。

这时候,他的头顶发出一阵唧唧喳喳的笑声:“唧唧唧唧唧,小猪光屁股儿!”

“喳喳喳喳喳,都露出来啦,露出来啦!”

小猪很不好意思,还有点儿生气。他抬起头,对树上那群麻雀说:“告诉你们,八哥‘你好再见’是我的好朋友。你们再笑,我就喊她来!”

那位八哥小姐很勇敢,不让欺负人,这群讨厌的麻雀都有点儿怕她。

所以他们一边大声叫着“没羞,光屁股儿!没羞,光屁股儿”,一边飞走了。

总不能提着裤子回去。小猪正想把断了的腰带接上,忽然发现草地上丢着一条花花绿绿的腰带。

这条腰带又新又漂亮,比他原来那条好得多。小猪就把新腰带拾起来,把裤子系好了。

走了一段路,小猪觉得裤子又有些松了,他就使劲儿勒紧腰带,又打了一个结。

这时,他的肚皮忽然说话了:“想勒死我呀?这回你把我系了个死扣儿, 我连气儿也喘不过来了!”

这话好像是腰带说的。小猪觉得非常奇怪,自言自语道:“腰带怎么会说话?我的肚皮倒是爱说:‘咕噜噜,我饿啦!咕噜噜,我饿啦!’可是腰带从来没说过话……”

“我根本就不是腰带。我是一条蛇!”小猪的腰带说。

小猪努力弯下身子去看,看出他的新腰带果真是个活的东西。那个活东西很像一条腰带,可是有一双小眼睛,一张大嘴和一条细尾巴。他硬是把人家的脑袋和尾巴系在一起了,还打了个死结!

“真对不起!”小猪觉得很不好意思,“我有时候有点粗心……我爸和我妈都这么说。我现在就把你解开……”

小猪把那条蛇解开来,放到草地上。

“谢谢你,我现在觉得舒服多啦!”那条蛇喘了一口大气说。

小猪却说:“我现在不太舒服,裤子老往下掉。再见,我要回去找我的腰带了。把它接起来,或许还能用。”

“你不用去找。要是你不把我打个死结,弄得我喘不过气来,我也许能帮你一个忙。咱们试一试,好吗?”

那条蛇绕住小猪的腿住上爬。小猪觉得很痒,咯咯地笑起来。

蛇盘在小猪的肚子上,绕了两圈儿。他把身体拼命拉得又细又长,然后用力收紧。小猪走了两步,满意地说:“这样很好,裤子不往下掉了!”